得鱼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五章诏书,搞上位者苏受(短篇),得鱼,小小书屋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这可能就是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吧,更何况这还不止是牡丹,这可是真龙天子。

项珩躺在桌面上喘息着,伸手抚摸上叶枫身上的披甲:

“你是……穿着这个上战场的吗?”

“……”其实反朝回京叶枫当然换了一套新的戎装,不过他也没必要在这个时候煞气氛,“是,陛下。”

他捉住了项珩的手腕,却是被硌了一下,叶枫一怔,发现那赤血玉制成的珠串正在他的腕上,这只珠串叶枫在出征前留给了他,没想要项珩竟然一直戴着身上,他向来是不喜欢佩戴饰物的:

“这玉串陛下天天戴着吗……臣瞧着色泽都晶莹剔透了不少。”

叶枫其实并没有别的意思,但是身下的帝王听此却莫名涨红了耳根,稍带羞意地瞪了他一眼:

“闭嘴!”

“……”叶枫怔了一下,擒着他的手腕俯身逼近了上去,“难不成,陛下是日日用那处把这珠串……”

“朕都叫你闭嘴了!”项珩抬腿踢了他一脚,却是被叶枫乘机分开了双腿,叶枫松开了手:

“臣失言,可是陛下一言九鼎,说要亲手为臣脱下戎装——该不会不作数了吧?”

“……”项珩瞥了他一眼,伸手为他解开了腰封,顿了一下,又将他身上的披甲与外衣脱下,拉开里衣时项珩怔了一下,触碰上他肩膀上已经结痂的刀伤:

“你受伤了……怎么没有告诉我……”

“小伤而已,不碍事,只会徒惹你担心,”叶枫心下温柔,也动手为身下的帝王解开龙袍,“都结痂了,再过些日子就会好了。”

“……”项珩似乎有些走神,定定地瞧着他身上或深或浅的伤疤,叶枫是武将,又从征多年,自然是不可能没有受过伤,不过左右只是在身上不脱去衣服就看不到,留不留疤并不要紧,更何况他也乐意留着叫人心疼,帝王再薄情,到底也不至于铁石心肠,叶枫感受着项珩轻轻地抚摸他胸膛上的疤痕:

“这些伤……都是为了我而受的……”

“不为你受, 臣还能为谁受呢,”叶枫抬起他的腿,“只是陛下的此处如今也不止受过臣了,习惯了珠子,不知道还能不能吃得下臣的东西呢。”

“就你嘴——”项珩因为他的插入骤然间攥紧了还披在他腕间的亵衣,数月分离,虽然被珠串玩过,但是珠子细小,怎么比得上叶枫的性物粗大,这一下久别重逢地进入,叶枫只觉得那处肉穴过分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江总的小娇妻

wife

丞相总想弄哭朕

一只黄包奶

陪你入睡

沉鲸

双性小美人被宠爱日常

肉文怎么这么难写

【弱总攻】被强制脐橙的姿势大全

凉凉的凉开水

有些真的是不不行!

如今绅士